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5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監烤

在37度的高溫下監烤也就算了。來了三年,就被指派去監烤兩次也認了。


我以為可以帶書(還不是翻來翻去會很大聲的報紙雜誌喔)進去看,應該還算輕鬆。
誰曉得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。

一個教室(烤場)配備一個行政人員,叫做「監試」,一個大學學術勞工,叫做「主試」。
然後後者多是由系上指派低階學術勞工參加。
其實,從我兩次監烤與聽得人家說的經驗,做「主試」的往往都沒什麼經驗,現場都是聽年年去監各種烤、經驗豐富的「監試」,一個口令一個動作。


監烤還蠻緊張的,發考卷、核對姓名號碼、清點試卷答案紙答案卡、請學生簽名等等,一點都不能馬虎,尤其要注意不能損及考生權益。例如就有考生告狀說,監烤人員讓學生簽名時,可能動作太大或體積不夠嬌小,把其他座位考生的筆啊紙啊准考證啊掃下地,影響作答權益。


近年來的學生越來越鬼頭鬼腦。據說有烤生疑似作弊,監烤人員當場予以制止,並寫在監試紀錄單裡面,看看大考中心要怎樣處理。結果那個烤生惡人先告狀,跑去試務中心告說監烤人員不認真,沒有好好監烤,都在看自己的報紙。這麼一來,有前例在先,試務中心一再「善意勸告」我們說,不准在監試時看自己的書。


挖哩咧,啊是怎樣,嫌我們教學研究的負擔還不夠,連監烤都要我們去嗎?我們看起來很閒的樣子嗎?
既然「監試」就可以做的很好了,還要叫我們去「主試」,有這個必要嗎?


跟我一起搭配的「監試」很有經驗、也很嚴謹,很公平地分配我們的工作,誰也沒少做或多做。於是我帶了滿滿的書和講義都沒機會看。倒是陪著做完了國文試題、英文試題、歷史試題和地理試題。
數學乙對我來說太難了,不會寫。


然後無聊到在心裡默想,今年的國文作文題目是「探索」,換成我是烤生,我要這樣那樣地寫。
今年的英文作文題目是,想像一個沒有電的世界,然後說明自己對電的正反意見。我也一樣,在呼呼風扇吹來都是熱氣人氣汗氣的教室,默想著「無懷氏之民歟!葛天氏之民歟!」的無電世界。


監烤監的太認真,回來後馬上感冒喉嚨痛。想寫的作業都因為頭痛昏沈到無法開工。瑣事一堆,要準備出國報告的東西也還沒弄。
喉嚨很痛,心裡的抱怨也很多,雖然啞著又緊又痛,還是一直對胖猴嘮叨。然後開始覺得有學習手語的必要。


胖猴一旁碎碎念說,一定是烤場和試務中心溫差太大,從熱滾滾的烤場進入冷氣大開的休息中心,才會感冒。再不然就是本人太過勞碌命,一放暑假就感個冒發個燒先。


嗚呼。~~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