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5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本命是「繞路,卻非遠行」

但捧著書多看幾頁,多想幾遍。接著去面對著一班又一班的學生,看到一張張帶著不同動機(或有些是根本空著腦子)進入教室的臉孔,再加上聽到遇到的一堆與學術無關的怪現象;對照著書裡面所提到的正念與理想,與現實環境的差距,讓我上週情緒一度非常沮喪。


還好,上週四為了備課,重看一次田野的技藝,尤其是裡面「危險的人類學家」一章,好像忽然有種遇到寶塚本命的感覺。(對啦,就是那種在一堆麗人中,沒什麼理由、無可救藥地偏愛天海祐希,一眼就看中她就是本命的那種感覺。)


其實早在我當小小土豆(potato)的大一,執著於法學菁英的位階,帶著打造「天才老爹」家庭的幻想,很榮幸自己擠身在號稱有光榮傳統的系,但骨子裡對於學長學姐投身社會學、鎮日滿口碼嗑司違伯的崇高,表現出強烈利他主義的奉獻精神,感佩的不得了。只是我當時任督二脈未通,種子尚未發芽,一直在法學與社會學與文藝青年的外圍打轉繞路窺探,卻沒找到進去的門。(或是說就算門開在眼前,我也沒膽放棄所謂「菁英路線」,而放膽撩下去。)


繞了許多路,從小小土豆變成小土豆,入行進三年,審視自己這三年走過的路遇到的人,才發現,本命就是本命,就算繞路,最終還是躲不過本命。我的本命在此。對我來說,要是沒有經過這番曲折地繞路,就很難體會每一個轉折中的變化與意義。


功利現實實用實際效率等「維生」趣向,本來就是我個性很大的一部份。但對於這些維生趣向的質疑與反省,也佔了我大腦將近一半的比例。套用黃武雄的話,就是我的「創造」趣向,也不低。
在學院裡教書,面對著渴求「維生」或是他們也被要求要「維生」的學生,除了要不斷修正、妥協我的創造趣向之外,到底還血氣方剛,我的情緒也會被這些沒有時間停下來思考(或是不曾有機會體會「創造」)的學生們影響,嚴重時會感到憤怒,不嚴重時感到會無奈。


讀到危險的人類學家那天,剎時間好像釋懷了。如果從小到大,我很一致地老是被這樣的作品打動、被這樣的作品啟發,我所真正看重的是這種知識產出與累積的過程的話,那麼所有的繞路都不是空轉,遠行乃是必須。所有的憤怒與無奈也都是暫時的。


本命所在,不得不如此啊。


小註:「繞路,並非遠行」是Rebecca的話,也是她一篇文章的標題。我借用一下。: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