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51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黑點的提示


我在3/19(週一)去針灸時發現有這個點,當時還很不好意思,以為自己腳髒髒。
後來事情一忙,也沒放在心上。
3/30週五傍晚在網路上開始查資料,「黑色素細胞皮膚癌」、「黑色素細胞瘤」等名詞、形成原因、好發年齡、病徵等一一看過,整個心一直往下掉。
週五晚上也不知道到那裡就醫比較好,就先到最熟悉的大林慈濟看家醫科。


週五晚上看完醫生後,醫生只有簡單說,這看起來不知道是啥,也不排除惡性的可能,如果要確定,就得整個指甲拔除,那現在如果怕痛不想拔,就只能觀察。
我問說,拔指甲會不會很痛?
他很輕鬆的說,打麻醉後就不會,很多人都在拔指甲啊,問問妳的拔指甲的朋友就可以知道啦。
醫師這樣的回答,完全沒有解除我的擔心,反而讓我愁更愁。(但我還有力氣思考醫學教育與人文修養、醫病倫理關係等大哉問,也就是說,本人偶心裡在大大地抱怨這個醫師啦!)

雖然從網路上看來的資訊,得到「黑色素細胞皮膚癌」的機率極低。但從胖猴和米球的經驗,讓我覺得弟以前講的一句話真是有道理:「不管啥米xxxyyyzzz疾病發生的機會是萬分之一或是千萬分之一,對於病人和她們的家屬來說,其實就是一和零兩種而已。」

我反省說,如果我還是像以前一樣,總是想著,「我是個好人啊,平時也做很多善事,所以疾病不會輪到我吧」,我覺得這樣的想法只會讓我更軟弱而逃避。
蘇珊‧桑塔格在「疾病的隱喻」裡面大致說到,每個人都有兩種身分,一種是健康王國的子民,一種則是疾病王國的子民。
而我們終究會從這一國走到那一國。


看到漂流兔的堅毅態度,我也希望自己可以早點對疾病王國做個堅實的心理準備。


再來的反省就是,我對我自己的身體真的很輕忽。
其實這個黑點有可能是出血淤青。因為平常走路匆匆,事情又多,被割到劃到夾到卡到刺到刮到等小傷層出不窮,通常都是先忍著,趕快跑到下個場合。所以我對這個黑點到底是怎麼來的,真的完全沒有印象。


還有另一個反省就是,我覺得我真是太自大傲慢了。面對疾病和死亡的智慧,那裡是我可以輕易習得的呢?

面對阿媽的疾病與往生,我用匆匆看來的佛書道理,開導我自己,也安慰了我爸媽。甚至我們在辦阿媽後事的過程中,學習不忌諱地把大家各自之前忌諱談的身後事,也一起提出來討論安排。
我以為自己成熟懂事,面對疾病和死亡可以豁達了,面對無常開始有智慧了。
以為自己慧根高強,佛書道理一讀就懂。


腳指頭的黑點,馬上把我擊倒。我自以為是的知識和智慧,根本不堪一擊。
週五的這晚上,我還是備了課,週六一早還是要打起精神上課。但這晚我睡得很差。三點多又起床上網查資料。查累了再回去睡,卻做了很清晰也很長的惡夢。



夢裡我住在以前的和平東路安東市場附近。晚上拎了垃圾要出去倒。
路上卻碰到青少女車禍早夭的現場。我很害怕,只好繞路而行。


沒想到又目睹另一個青少女,控訴升學壓力太大,硬生生地在我眼前從六樓躍下。我遮著眼不敢看,再次繞路。
垃圾和書包錢包都嚇得扔在路邊。
繞路的路上遇到系主任。他正好趕來要以教育界代表的身分,幫這兩位青少女處理後事。
我怕出來太久,在家的媽和室友胖猴會覺得奇怪,一直想打手機回去報告。
回頭看到看熱鬧的圍觀群眾已經散去,我鼓起勇氣回到少女墜樓現場附近,找到我的書包。
這時我想打電話要回去報個平安,電話一接通,我就哭的講不出話來了。


這個夢太鮮明。應該不難解。
我對死亡的恐懼,巨大的呈現在我的夢裡。
系主任應該就是代表我對目前工作的執著和我對工作的態度。


3/31週六清晨,夢醒早起備課上課,上完課後,繼續找就醫資料。

4/02週一去看慈濟皮膚科,這次的醫生人很好。對這個黑點看得很仔細,說可以再觀察兩週。兩週後要考慮整個指甲拔除,切片下來檢查。

4/03週二上午上完課後,去看嘉基皮膚科。天氣變冷,還下毛毛雨。
這位醫生很迅速,我才脫了襪子,小小聲的講了句:「醫生,我這裡長了東西,怕是不好的……」醫生很果決,瞄一眼之後馬上說,這個要切,好好壞壞是50/50。我一聽,眼淚馬上掉下來。

接著才告訴醫生怎麼找到熟人推薦到醫師、怎麼發現這個黑點。
醫生聽完告訴我說,這個如果是壞的,就要早點切除,最壞的狀況需要盡快切除整個大拇指,但這可以幫我轉介到整型外科。然後她翻翻記事簿,更迅速地說,下午兩點來做切片。
出了診間,我的眼淚根本止不住。
哭完後,跟胖猴說,我需要先去吃午飯,然後買一雙輕的塑膠拖鞋,也需要買一張塑膠小板凳。這樣方便我切片完走路和洗澡。

準時兩點回到嘉基。切片前一直哭。
邊哭邊跟胖猴說,原來要瞭解無常、接受無常這麼難。
我雖然看了這麼多書,但這如果真的是壞東西,我也會不甘願。
我也想問,為什麼是我?


接受切片手術時,耳邊迴響著這陣子聽熟的阿彌陀佛,反而鎮定了。
進行不到十分鐘,醫生邊工作邊說,看來是淤青,連說了兩次,叫我可以不必太緊張。


就這樣,現在我的腳拇指多了一個傷口。
初步看來黑點是淤青而不是壞東西。正式切片報告要下週以後才會知道。
傷口不可以碰水,後天去門診換藥。


雖然行走不方便,但這樣的結果總算讓我比較放心。


疾病與死亡的恐懼迎面而來,我又焦慮又渺小。
很多生命的功課,我還有得學。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