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僮貓記事

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39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豬年回顧

去年年初,被生活壓得很辛苦,感到沒有動力,拼著冰天雪地跑美東一趟,坐在老師的課堂裡,走在像雪櫃裡的Ithaca,重新溫習「初衷」,於是可以繼續前進。 

當時我二月初出遠門前,阿媽的情況不太好,呼吸不順,依照牛頭的建議住院。我出遠門回來的除夕,阿媽跟醫生請假兩小時,出來吃了頓年夜飯。三月中她很平靜的走了。整個過程讓我學到很多生命的功課。 


我到底還是執著心很強,三千煩惱絲難掉。對於很多人在意的所謂一生一次的婚禮,我可以非常灑脫甚至完完全全不在意。  
但經過阿媽這一次,我對我自己未來人生最後一場儀式的執著,卻更難卸掉。

或者應該這樣說,我很高興阿媽有著讓她滿意的一生,所以可以很安心的離開。那我學到的生命的功課就是,我要怎樣更努力地找出當我走到最後的旅程,會像阿媽一樣滿意而沒有遺憾的東西。  

從春天夏天到秋天,日子在飛的、開的、搭的、騎的、走的、一個個不同的場合間過著由各個主題不同的配破串連起來的日子。有時很焦慮,有時很有成就感。有時長針眼,有時睡落枕。有時頭痛,有時感冒。有時經痛,有時過敏。最重要的支持之一,就是 comfort food
Comfort food很多種。例如胖猴利用林鳳嬌帶來的各色糧食,在五堂課中間煮出家常菜。
例如舊市區裡老字號的暖呼呼甜滋滋湯圓。 


 


 

 

當漸漸習慣了跟各色配破各種壓力共處,好像也領悟了些什麼無以名狀的東西。這東西它可以叫做「皮」,也可能可以叫做「放鬆」。

當某件crisis一來,當下果然因此非常焦躁緊張,覺得好像天要塌下來。故做鎮靜地找急救,通常是找人商量與找花精喝。過了那個 critical stage,事情雖然沒有變好,但忽然學會了與曖昧(或任何渾沌不明)和平共處。
年輕氣盛時,要求每一件事都要在一定的order與一定的軌道上,認定是這個,就不是那個。說了這個好,那個就一定是壞。
此時方知,時間真是一切的答案,也是一切的解藥。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