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50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歐基桑殺手並不喜歡的歐基桑

有些歐基桑真的粉不錯,雖然穿的並不時髦有型,但書都有讀進腦袋讀進肚子裡,言談之中,讓我偷師不少。在這些歐基桑面前,我也真的蠻虛心受教的,所以這些歐基桑們,看來也挺開心,讓胖猴子說我是「歐基桑殺手」。 有些歐基桑就討厭得多了。其中給我一整年來壓力最大、常常因他而回家大發脾氣、還好本週六我的惡夢將要結束的,就是碩專班的某A歐基桑。 碩專班學生的特色大約就是:平均年紀都比我大上五到十歲,甚至更大。擔任地方公務機關的小主管或是中級主管,很有實務經驗。也有其他行業嚮往這行的「錢途」或是想要「奉獻社會」(?),就會中年轉跑道,跑來念這領域。我每週週六上午八點到十點要上他們的民宿。 有個A歐基桑去年上第一堂課,就十分令我討厭。 事實上,那種凸著鮪魚肚、嘴角下垂成八字、不抄筆記不翻法條、雙臂抱胸抖腳、故意搞不清楚我是老師是學生還當成貧嘴讚美我年輕、一副「看妳有啥實力、能變出啥花樣來」的樣子,我這四年也看多了。 我唯一能做且會做的,就是態度堅定且不怠惰地把這門課好好地教,該點人起來問時絕不手軟。遇到挑戰性的提問,一一把問題好好分出層次:哪些是情緒、哪些是挑釁、哪些是歐基桑們show off、發牢騷,哪些可以理論性地檢討等等,場面見多了處理慣了,歐基桑們就不敢造次。每個都乖乖地在週六八點來上課,還跟我撒嬌說,老師,上妳的課壓力好大哦。 歐基桑撒嬌時有點可怕,但把他們一律當作特大號的男小孩就讓我還可以忍耐。 有些歐基桑在這樣的課堂上,逐漸看出傲氣減少,也好像跟我一起建立一個「學校(學習)就該是這樣子」的正向循環。但有些歐基桑經過了一年,還是看不出有啥米長進,我只能說,他們在這門課的表現,徹頭徹尾是個loser。例如A男。 A男是個號稱社會閱歷相當豐富的記者。跑過社會新聞與司法新聞。有兄姊當了枱面上的大官與名人。他很可能是家中成就最低的一個,因此也最cynical。 他一整年在課堂上從沒變過的批判主調就是「法院一律是為當權者服務的」plus「學者全是涉世未深、不食人間煙火的蠢蛋」,最後當然等於「社會混亂生民塗炭」。用這樣「吾道一以貫之」的態度來學習,好像一杯滿滿的水杯,我再怎樣教、再怎樣提問、再怎樣善意,通通灌不進去。偏偏他又勤學得很,每堂課都會準時來。上學期修完,下學期又來。連我缺一堂課,都斤斤計較要我務必補課。 這次改期末考考卷,讓我對這種類型的歐基桑感受最深刻。念了一學年,他們的批判沒有高明過電視上的政論扣應節目,只差他們多學了些術語來妝點。尤其這個A男,明明題目要他針對某篇文章的某論點來議論發揮,他大筆一揮、寥寥數語說寫文章的目的是要「讓人讀懂」、社會問題的解決辦法最重要是要「簡化問題」,並搬出他「研讀多年的易經」,夾槍帶棒地說,這種充滿大師話語、他看不懂的論文不值一讀,因為易經說要「易」。 我看了很火大。也有別的歐基桑,年紀更大,但也是認認真真地答題、做練習,並且還算很誠懇地把自己的心得一一寫出,怎麼就這個A男自卑自傲自大成這樣? 一個團體裡出這樣的歐基桑,我覺得跟旅行團出團很像。 我是導遊,帶團的小團體有人不服或只是無聊、「唯恐天下不亂」,這樣的人,就會跟風找領隊的麻煩。我也看出其他少數歐基桑跟進A男的作風。但別的歐基桑是小ㄋㄠㄋㄠ,只敢寫些不成氣候的東西,我看了除了覺得這些人修養教養素養皆差以外,也沒怎麼動怒。 算了算了,以人為鏡可以整衣冠知得失。我只能說,我看到的歐基桑的偏差行為,大概都來自原先對人生不順遂的自卑與不滿。有些自己心裡真正在意的,如果不正面迎擊、真正去解決它,這事情往往會化為生活中的不同面貌不同事件,一再困擾。 這些歐基桑是這樣,而我不想變這樣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