書僮貓記事

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36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白咪再見

2006年8月左右,在宿舍區後面停車場竹林邊發現白咪,當時她正在車子底下餵奶,足足有四五隻小喵喵正熱切的吸奶。從這時候起,我成了愛護街貓一族。


這幾年來,白咪陸陸續續懷胎四五次。不像胖黑、黑咪那麼親人,白咪總是等人走了再吃。
吃的時候也都很警覺。但她的母愛一點也不打折,之前的小虎班長到很大,將近十個月了,
還在吸白咪的奶,白咪也不叫痛,很慈愛的對小虎班。


去年三月底,我不知道胖黑被好心人撿走收留,還是天天癡心地在胖黑出沒處附近搖搖貓餅乾,
希望胖黑能聽到出現,沒想到出現的是白咪,她流浪大半年出去,又流浪回來了。
這時的白咪並沒有養成準時出現吃飯的習慣。挺有個性的,偶而才賞個光。
我白天騎車出門,有時會看見白咪坐在臺階上一派悠閒的曬太陽,瞇著眼很享受的樣子,
我也會放心多了。


沒想到四月底再看見白咪時,她左眼瞇著一直流膿,體型急遽縮小成之前的一半,非常非常瘦弱。
一副快掛了的樣子。我一看就哇哇哭起來,白咪不是一直都很粗勇的的嗎?怎會變成這樣?
她連貓餅乾都咬不了,我換成魚罐頭給她吃,早晚巡視找她,只要她肯出現肯吃,應該就有活下去的希望。


白咪的生命力驚人,這麼艱難的情況下還是活下來了。
經歷五月梅雨、七八月酷暑、十二月寒流數次,她都非常隨遇而安,靠著H老師和我定時定點的餵,天冷時躲在枯葉堆取暖,暑熱時躲在汽車底下,雨季來臨時,我真不知她躲在哪裡,只知道她常常「乾乾」地出現。經歷懷孕(生下來的不到三天都死了)、背上長瘤、瘤破出膿、腹部長瘤,也是瘤破出膿,挨挨蹭蹭的,居然都一步步挺過了。


這一波寒流來襲,我就擔心白咪大概撐不過。因為她的胃口變得不太好,腹部的膿血看來頗嚴重,但她完全不讓人靠近,那個部位也很難幫她噴藥。可能是腹部的瘤讓她不舒服,所以吃不下。
上個月中,她連續失蹤四天,我想她可能自己找個安穩的地方往生了。沒想到四天後天氣回暖,她又勇士般的顫巍巍自草叢中出現,腳步有點虛弱,但胃口還不錯。我之前為了找她的眼淚與心急,都算是我花痴白費了。


一月初,天氣沒好過,有時還很濕冷。她聽到我走到停車場,還是都會跑過來跟我打個招呼,有時還會磨蹭我的腳邊。只是胃口不好,我帶來的貓罐頭,她都舔兩口意思意思就不吃了。
我解讀她的意思是,白咪老人家看得起我,縱然不吃,也奮力爬來跟我聊兩句。算是給我賞賞光。
能受到一隻病歪歪的街貓如此信任與厚愛,我只有感恩。所以當她每次出現我都盡量大聲念心經的最後幾句給她聽,還一直囑咐她說,如果天氣很冷撐不住,非要離開不可時,一定要記住別害怕,往有光的地方走就對了。


1/07(週三)中午跟學生聚餐後下午三點多,陽光還不錯,我開車繞過去想看看白咪,多餵她一點,希望她多少吃一些會比較有體力對抗寒冷。她懶懶的在曬太陽。我嘮嘮叨叨地念經,又回家把車停好改騎單車出來,還拿了相機藥粉水瓶,想說我時間比較充裕,可以陪白咪,如果角度對,還可以幫她在腹部膿血處噴點藥粉。也拍了白咪這天下午的身影。



這時她還是不吃,甚至很費力的挪動她的身體,就是懶得理會我又哭又念經又硬嘟給她的罐頭。



這天晚上我又癡心一片地來找她。她躲在車子底下取暖,我把罐頭嘟到她嘴邊,她吃了幾口。我有點放心,既然願意吃,那還可以再撐下去吧。


1/08, 1/09我就看不到她了。連續白天晚上都留著鼻水和眼淚下去咪咪叫的呼喚她,她也都沒出現。我想她應該是走了。看她虛弱的狀況與這幾天嚴寒天氣,也應該是時候了。
尤其我1/08清晨五點多要出門搭高鐵,溫度計顯示只有五度,匆忙之餘,我心裡掛念說,冷成這種樣子,白咪大概撐不下去。


1/10(週六)我回台南跟小孩子們混。H老師傍晚七點打電話來說白咪下午四點半左右走了。
原來H老師下午停車時,看到白咪斜倚在我給她的水罐旁,一副超級虛弱的樣子,想喝水卻沒法子喝。
腹部的膿血破裂,都流血水出來了。H老師趕快把她抱上車去看醫生,因為她實在太虛弱,所以也沒有掙扎。白咪在H老師溫暖的車上,大聲咳了三聲,四腳一伸,很舒服的樣子,永久安眠了,一點都沒有痛苦的感覺。送到獸醫處已經沒有生命跡象,獸醫說,是腫瘤與器官衰竭,沒得救了。


H老師安慰我說,白咪走得很安詳。胖猴子說,白咪應該去了好地方,我平常念了那麼多經給她聽,大概頗有效果。這幾天天氣冷,這下子走了對她也好,少了折磨。


白咪,很多人都遠遠比不上妳勇敢呢。


白咪,再見囉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