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4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自然的狀態

漫畫裡講柳澤上課,讀書,回憶過往小時候,與老媽與么女生活的瑣事。偶而最崇拜柳澤、很愛模仿柳澤的小孫女華子前來插花。這些尋常生活的片段我都非常喜歡。
在寫功課寫到煩,茶水一杯杯喝所以不得不跑廁所蹲馬桶的中場時刻,
給我一點小小的愉悅。(是的,我的廁所通風採光良好,且有小書架。)


作者有時會很大手筆很認真考據地把場景拉到大正時代,講講柳澤的年輕時期。
也曾到蒙古取材,將柳澤送到蒙古見識一下發展中的新經濟。
這些古早戲或是外景戲我都不太喜歡。


柳澤有兩個小故事,我一直很喜歡。


柳澤的大女婿很煩惱,他覺得太太心中有堵高牆,一直壓著他。原來那座高牆就是柳澤。
大女婿覺得自己不過是漫畫出版社的上班族,成天追著不成材的漫畫家催稿,出版的是可有可無讀了就可以丟掉的漫畫。哪像柳澤,大學教授,讀的都是會壓死人的精裝書。自己工作上很沒成就感,回到家又覺得被太太瞧不起。大女婿嘮嘮叨叨到岳父家訴苦了半天。
岳母一句話點醒了他,你岳父柳澤並不是自己選擇要當大學教授的,而是這是他最自然的狀態啊。他對任何事都有追根究底的興趣,又這麼愛讀書,除了這一行,恐怕他什麼也不成的。你也是,總要找出自己最自然的狀態啊。


柳澤無意中得到少年時期一位小少女同伴小平的下落。小平的爸爸戰亂失蹤,媽媽開了家小酒館,這對母女姊妹花就靠賣酒賣菜、也常要賣點笑,細心按耐客人維生。年少柳澤是個很更的小少年,看到小平按耐小酒館發酒瘋的客人,總是替小平打抱不平,柳澤眼神露出對客人失去理性醜態的輕蔑。
沒想到小平不是這樣看待這些事的:小平細心觀察把小酒館裡形形色色的客人,告訴柳澤她從這些客人身上體會到的種種人生;還很敬業樂業地告訴柳澤說,來這裡就是要吃飽飽高高興興地回家,所以她要做好服務。小少女小平不只對人有這些敏銳的觀察,在學校也很敢表達自己對於軍國主義的反對意見。
柳澤很震撼,覺得自己真的很笨,小平的眼睛看到了很遠很遠,他想,自己真是遇上了很優秀的人。


沒想到小平媽媽被男人騙錢,結束小酒館帶著小平離開了鎮上。後來就再也沒下落了。


五十年後柳澤得到消息再度前往小鎮想探訪小平,他很懷念那位優秀又澄澈的小少女。他走在偏僻鄉間小路,路旁有個攤著數個寶麗龍盒子賣自家種菜的婆婆,熱心招呼大熱天行走的柳澤歇歇腳喝杯麥茶。這個婆婆望向遠方的澄澈眼光與當年小平一樣。


我闔上漫畫。心裡突然浮現幾雙眼神有光的台下學生的眼睛。
於是從滿桌考卷中找出昨晚已經看過批過的其中幾份考卷,想再多加幾句鼓勵的話。


這些數量稀少,而眼中有光、筆下有誠意的孩子,是我存在的最自然的狀態之一。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