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對兔載子們時而生氣、時而欣慰,搞得自己神經錯亂~
  • 1449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

    追蹤人氣

夢中的接駁車

日頭赤炎炎的上午,我又北上跑趴,帶著慣穿衣服與行頭:輕便的黑色平底鞋、黑色耐髒毛衣外套絲巾、電腦鉛筆盒小水瓶頭痛藥鎮靜劑,自我感覺良好,低調輕便沈靜地在台北跑完趴完成任務,準備要搭中午的高鐵回家。

匆匆走過捷運台鐵高鐵一團複雜的動線,我還算蠻明確知道自己的行進路線。但這個車站卻不是我熟悉的現實真實的台北車站,而更像暑假才去過的、有老建築風華、復古味道的橫濱車站地下道。

在地下道匆忙行進間,我遇到了辛哥。他一如往常地與我招呼聊天,問我最近如何。我答,都還好,就是課太多,壓縮研究時間。他說他課還好,但也是外務一堆。我雖還想打聽些什麼,但看他行色匆忙,而且我也覺得不宜作無謂的探聽,就跟他淺淺交談後說再見,我說我要趕去搭高鐵,他說他要去搭完全不進步的台鐵,要去桃園或新竹云云。我沒仔細聽,就繼續走我的路。

這時車站忽然停電。
但因為車站設計還不錯,倒也沒引起太大的恐慌。車站的路人全體繼續利用天窗的光、備用電力等,繼續搭手扶梯上上下下地走自己的路。
我偷偷瞄辛哥,發現他還是腳步不停的往前走,沒有被停電影響太多。
我發現他也在偷偷瞄我的行進路線。我想他可能想確認我沒事,或是想知道我在幹嘛吧。我並沒有很在意被瞄,繼續往前走我的路。

我要走到高鐵月台的路上,因為眼光一直朝向前方遠方,沒看到地上一個全身披披掛掛的女流浪漢,我的膝蓋不小心頂到她,我覺得好像頂到一團厚敦敦的軟布軟呢絨,低頭一看我才知道我撞到這個女流浪漢。她不髒也不惹人討厭也沒氣味。對我頂到她,她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,很無所謂的樣子。我連忙道歉後,繼續往前匆匆忙忙的走。

我不知道可不可以搭上十一點半的高鐵。我很想早點回家休息。
我手上已經有事先買好的高鐵自由座。
我盤算著是不是要先去劃位,十一點半可能有點趕,或許搭不上,也不一定有位子。
我可能要搭十二點半的。不管要搭幾點的,我都得跟胖猴聯絡一下,請她來接我。

我正在心中盤算時,聽到廣播說,請十一點半的高鐵旅客去搭接駁車。
我合理化推測,可能是因為車站大停電,因此需要去搭接駁車到某處月台。
我決定不劃位、也不等十二點半的車了,我很想快點回家休息。於是拿著自己的自由座高鐵票,俐落迅速的上了接駁車。

接駁車上的座位很像國光號。每個雙人位置好像都有人了。

我看到一個跟別的雙人座位不太一樣:這個座位與其他座位前後不太相連。而且size只有正常size的八分大。一個很沒精神、懶懶的、坐得軟趴趴、頭低低斜斜的女人向外靠坐在這個八分大的雙人座。靠窗邊朝裡還有空座位。

我向她說聲對不起,請讓一讓,想要自己坐進這個靠窗的位置。
她不置可否地挪了一下,讓我跨進去坐好。我先是坐三分之一的屁股,後來感到略微放鬆後,就整個屁股坐穩了看窗外休息。

車上服務人員是個中年歐吉桑,看起來蠻靈巧蠻鄉土的。戴了小禮物說要給全車的乘客,說是因為車站停電,造成大家不便,高鐵以這些台灣名產向大家致歉。

我心裡想,啊啊,不用名產了,我不需要啦,快點把我送到高鐵月台,讓我順利搭車回家就好了。

沒想到據其他乘客收到的說,名產是切得又乾淨又仔細的台灣水梨,接著還會有其他的名產。中年歐吉桑果然捧出了擺得黃澄澄切得很美麗的漂亮柿子,正是我平常愛吃卻覺得貴不常買的水果。我很高興的拿了一份,打算等坐上高鐵後,買份高鐵便當佐金黃美麗的柿子讓自己享受一下。

司機也是個中年歐吉桑,嘮嘮叨叨的一直講啥米「water tower」之類的地標,車上沒人聽得懂。好像也沒人在意。

接駁車快到站了,我還沒下車前,先仔細望向窗外,發現很像中崙站。遠處正是陳會長來台時吃得最久的晚宴的那個五星級大飯店。我大聲說,咦,這不就是xxx大飯店嗎?
接駁車上有位女乘客感覺上非常俐落、有方向感、也很在意接駁車到底要把我們載向哪裡,她看看窗外後也大聲應和我說,對啊,就是xxx嘛~怎麼把我們都載到這裡了,好遠哪~
接著,她對著車上的大夥說,啊呀,總算到站了~大家準備下車吧~

我下了接駁車,打算走向新車站,發現正好接近十一點半,應該可以搭上高鐵順利回家了。我拿出手機打算聯絡胖猴我的歸程時間。

夢就到這裡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